捚藝极郤

徐莉港區婦聯代表聯誼會副會長太平紳士最近,有關懲教署生產、供政府部門使用的CSI口罩「流落民間」一事,經個別政客及媒體炒作,一度鬧得沸沸揚揚,申訴專員公署更表示要主動調查。懲教署四個協會工會以及退休人員協會去函申訴專員,對申訴專員公署主動調查懲教署的口罩生產及分發等安排,卻未有針對調查挪用和轉售問題表示失望和遺憾。在本港抗疫最困難、口罩最短缺的時候,懲教署上下一心,包括署長在內數以千計休班及退休懲教人員主動擔任義工,加班加點,增加口罩供應量,換來的卻是申訴專員公署的無情針對,實在不公平不公道。有政客近期表示,不時在街頭見到有人戴CSI口罩,批評當局一直未有交代CSI口罩的去向,強調生產CSI口罩涉及公帑,如果有不公平分配,就要調查;其後,申訴專員發聲明表示,有報道指CSI口罩流出市面,社會亦關注有可能被濫用,公署同時收到相關投訴,故決定調查懲教署及物流署在生產、分發及點存方面是否有不妥善之處,如有將向相關部門提出改善建議,以達至「源頭堵截漏洞」。其實,對於CSI口罩流出市面,政府早前曾解釋,指懲教署有向非政府機構供應口罩,坊間有人使用CSI口罩不足為奇。而懲教署製造的CSI口罩,除了交予物流署分發給70多個政府部門外,亦會派給一些非政府機構,包括一些學校。口罩的存取均由各政府部門及非政府機構個別處理,並非懲教署負責,懲教署亦無干涉。連質疑見到有人在街上戴CSI口罩的政客亦表示,相信懲教署和物流署處理口罩的程序無問題。因此,申訴專員要主動調查懲教署、更要從「源頭堵截漏洞」,恐怕捉錯用神、查錯對象。懲教署在抗疫最困難的時候,急市民所急,超過1,200名休班退休懲教人員主動於疫情期間前往羅湖懲教所擔任義工,把CSI口罩產量由過去每月110萬個增加至250萬個,第一時間支援抗疫所需,獲得不少社會人士和市民的肯定和讚賞。對於大家有目共睹的事,不知申訴專員有沒有看到、聽到?懲教署只負責生產口罩,並無干涉口罩的派發,申訴專員公署要調查CSI口罩為何「流落民間」,對象不是懲教署。疫情依然嚴峻,本港應該集中精力思考如何攜手抗疫,增加防護物資供應,不應受某些政客別有用心的挑撥,無事生非,打擊專心抗疫部門、人員的士氣,拖抗疫的後腿。根據《申訴專員條例》,公署有權主動就關乎市民大眾利益及受關注的問題調查。早前,醫管局轄下公立醫院有醫護罷工,嚴重影響關乎市民大眾安全健康的服務,妨礙抗疫工作;近期,有區議員侮辱市民,撕裂社會。這些問題較之「CSI口罩流落民間」影響更惡劣更大。請問,申訴專員公署,是否更應該主動調查、以保障社會公平公義?

  • 痔諦溼恀ㄩ 365599
  • 痔恅杅講ㄩ 185
  •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
  • 蛁聊奀潔ㄩ2020-0